当前位置:中通远洋物流搞笑神奇风水师
神奇风水师
2022-07-27

世龙化工搬迁新建后,总经理王光周特地买来一块天然巨石,矗在办公楼前。这块巨石状似卧龙,十分别致、大气,王光周很满意,只等请人在上面题上词,搞个仪式,就可开张大吉了。

说起世龙化工,那可是王光周跟合伙人租用农民土地办厂,从作坊式生产一步一步发展起来的,虽说规模不大,但也帮王光周实现了老总、老板梦。一年多前,政府要征用这块地做它用,让世龙化工厂搬迁。这可是伤筋动骨的事,王光周万般不情愿,却无法抗拒,幸好主管工业的副市长陈镭从中协调,给他找了个不错的新址,又让开发商付了一笔不菲的包括停产损失在内的补偿费,还许以今后几年税收上的优惠,王光周才没伤元气,并在一年内就让新厂竖了起来。为此,王光周对陈镭一直心怀感激,想寻机报答一下。现在机会来了——对了,就让陈副市长题字。

陈镭是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他不同于一些半路出家、喜欢秀书法的官员,对书法是真有造诣,记者曾描述其字体“擅用腕劲,雄浑锋露,筋骨分明,力透纸背,袭追颜公”。当副市长后,请陈镭题字的多了起来,陈镭有求必应、乐此不疲,工厂、医院、学校、大桥……很多地方都留下了他的墨宝。

这天,王光周在一家大酒店订了一桌酒席。傍晚下班后,陈镭如约赴宴,不过,不是一个人来的,还带了一个秘书和司机,且都被请到了席上。己方都是顶着副总头衔的合伙人,能关起门来说话,可现在有外人在场,王光周倒不好张口了,只能先喝酒再找机会。

酒宴很丰盛,陈镭胃口很好,对敬酒来者不拒。一番攀谈、观察,王光周发现这秘书、司机也不是“外人”,似乎用不着避讳,便点正题了:“陈副市长,新世龙化工已经建起来了,也通过了试车,就等正式生产了。”

陈镭不由问:“等什么?早生产早受益。”

王光周说:“也不差这一两天,我们是想搞个开工仪式,眼下就缺个点睛之笔。我在办公楼前弄了块石头,想题个词,就等着您这位儒官赐墨呢。”

陈镭登时来了兴趣:“可以呀,好事嘛。写什么呢?”王光周有些意外:“这个,这个我们倒没预备。您站得高、看得远,当然得听您的,您写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陈镭明显喝多了,已显醉态,他揉揉太阳穴:“嗨,你们提前也没打招呼,这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词。”王光周忙说:“不急不急,也没让您这会写。这会……这会主要是想告诉您,不白让您动笔,这润笔必须要给的。”陈镭一下警惕起来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“写字收润笔天经地义。”王光周心一横,掏出一张卡来,“这里头有五十万,请您笑纳。”

陈镭仿佛被烫着般,呼地站了起来:“你这是干什么?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”

王光周诚挚地说:“世龙化工搬迁,多亏您协调,把我们的损失降到最低,应该表示感谢。”

陈镭严肃地说:“不是这么个谢法。你当初用地是政府批的,现在搬迁也是政府让你搬的,政府有责任善后,也是我这个副市长的分内事。行了,这字我还是给你写,不过,什么词你们自己编,想好了送我办公室去。”抬腕看看表,拂袖而去。

1.风水大师来帮忙

第二天一上班,王光周把几位副总召集起来,商讨对策。

大家首先分析陈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官?为什么不收润笔?分析来分析去,觉得陈镭这些年官声不错,没什么负面传闻,是个好官,虽然有过收取小额润笔的传闻,但瑕不掩瑜嘛。其次,这字还是得由陈镭来题,他并没有拒绝,但那句“想好了送我办公室去”却又十分耐人寻味,因为打个电话告诉他就行了,没必要“送办公室去”,难道昨天酒桌上人太多,陈镭心存顾忌?不管怎么样,这润笔还是要再给一次,收不收是他的事,心意要尽到嘛,能用这个机会跟陈副市长加深一下交情也是不错的。

接下来,大家开始讨论这块石头上到底该题什么词。有的说,就写“世龙化工”,马上有人反对,说办公楼顶包括烟囱已有“世龙化工厂”几个醒目大字,石头上再原样搬太没新意了,也没文化含量;有的说写一个繁体的“龙”字,倒也扣合巨石形状;有的建议就写“虎踞龙盘”或“坚如磐石”,取企业永固、不可动摇之意;还有的说写“开拓进取”、“鸿运当头”什么的,总之,不管什么建议,总有反对声,难成一统,王光周也拍不了板。正争执间,秘书进来报告说,刘得胜找王总。

王光周一时没反应过来,问:“哪个刘得胜?”秘书刚要回答,一位副总抢着说:“是不是那个看风水的刘大师?”王光周一下子醒悟过来:“肯定是他,快请!”

这会得花点笔墨说说这位刘得胜了。

这些年,风水学逐渐由港台、深广渗透到内地,有一阵,为找口饭吃,刘得胜自学起了风水学。这风水学嘛说不清楚,你说它有理,它就有理;你说它没理,它就没理。不过,存在就是道理,因为有人信它。刘得胜倒也摸了些门道,却没啥用武之地,最后还是得找正经事,现在省城一家装修公司打工。不过,他那些风水堪舆之术倒也能用上一二。比如,这个家俱应该这么摆、这个物件不应该放在此处、这里应该设个屏风、这面墙应该打掉、这里不应该用这个颜色等,他都能从风水学的角度说道一番,让业主信服、采纳。

刘得胜与王光周的渊源也正缘于一次看风水。

两年前,市场强劲、产销两旺,王光周开始对办公楼看不顺眼了。那个办公楼是在厂子发展期间盖的,两层小楼,最初很让王光周高兴了一番,可现在怎么看怎么寒酸,就想盖个大点的办公楼,几位股东也是一样的想法。说干就干,施工队马上就进来了,首先对办公楼前的一个金属造型下家伙。不料,刚把它弄倒,有个路人打外面跑了进来,制止道:“不能动!”

王光周不知道这是哪路神仙,赶紧过来交洽。这个人就是刘得胜。刘得胜从风水学的角度高论了一通,说这个造型不能拆,他早就观察过,这个厂子之所以能发展,全赖这个造型聚财运,它一倒,厂子“活”的时间也就不久了。

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